澳门葡京赌博网站

年味

作者:严海南编辑:汪忠杰发布时间:2019-03-13浏览次数:10

今年的除夕之日,我便与妻和一双儿女早早地整理行装赶往老家。

未及老镇,哥哥的电话就来了,要我绕开集镇,避免堵车。为豪经过那座我儿时即引以的百米长桥,自然要把这座数十年坚固屹立的老桥给儿女夸赞一番。可是,通往乡村的路却十分不好走,行车蜗速,路面忽高忽低,一路颠簸到家。这是因为修建麻竹高速,重载车辆一年多来的“功绩”。家乡又多了一条高速,这条被损的路,听说今年就要拓宽重修了。沿龙潭湖的数十里两岸将贯通旅游线路,与孝昌的观音湖,家乡的白果树湾(曾经的新四军第五师司令部所在地)、大悟山连成一片。家乡有着宝贵的旅游资源,我对未来的开发无限憧憬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

其实,自家兄弟年前已经有过几次团聚。我想,今天的年饭应该是最齐的吧,一大家子20余人,满满两桌,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刻。菜肴的丰盛自不必说,但吃了什么我全然不记得,因为所有的心思都不在吃上。品茶,聊天,喝酒,言欢,全家人在一起,这就是最浓的年味。现在不管城市还是乡村,对于吃的欲望都大大减退,人们所需要的是家人的团聚,精神的满足。

时间很快就过去,近傍晚时分,弟弟拿出对联张贴,我一看,对联都是从街上买来的“印刷体”,忙问“家里有没有红纸”。于是大家翻箱倒柜地找出几张红纸,我把红纸拼接,写了一副我平生写过幅式最大的对联,贴在我们大院的门口(我家兄弟几人的房子组成的是类似北京四合院的格局),鲜红的纸,浓郁的墨,饱满的情,是可以通过这一副对联呈现的,我很快就会回到武汉,但,看到这字,乡亲们知道,我,回过家乡。

晚上吃着点心瓜子,喝着哥哥制的明前龙井。哥哥说,冬季适宜喝红茶,但我更喜欢他亲手制作的龙井,与哥哥聊天,聊起家乡的各种事情。听说,家乡又开始办灯会了。灯会只在我年少时的记忆里,读初中时,有两年,正月十三开始玩龙灯,舞狮子,喝灯酒。人群熙攘,热闹非凡,我们呼前跑后,跑遍十村八湾,每家出去一个人可以到其他任何一家中喝酒(那时的希望是能到家境最好的人家),出去一个人喝酒,自己家里就要进三个人喝酒,这叫“出一进三”,如果家里只有一个人能出去喝酒,就得连续出去喝三晚。那时的快乐十分单纯,也很满足。可是,现在要办灯会,实在是困难和效果难尽人意。不仅没有酒会,更大的问题是,现在的乡村人口已经十分稀少,特别是年轻人都离开了家乡。办灯会少了人气,更少了能打灯舞狮的年轻力壮者,因此,这种民俗活动很可能会流于一种形式,或者趋于平淡,甚至难以为继。

电视春晚是开着的,内容在眼前和脑海中并不重要。其实我们是在等待一个共同的时刻 ,等待那辞旧迎新的一声钟响。儿子前些年也回过老家过年,但是从来没有守岁的想法,也许那时候还小。今年,他居然主动提出要等到新年的钟声,要仰望五彩斑斓的烟花从山村的除夕之夜腾空升起。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,是对中国传统节日有了一种全新的认知。

初一的太阳从家对面的山顶升起,我带着儿女和哥哥弟弟一起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表达祝福,也因此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感知每一个家庭的变化,今年的感受:年的滋味有浓有淡。也感受着村子里每个人,每个家庭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的不同,有的老人目光中仍然饱含对亲人的期待,对我们的回家充满羡慕。他们眼中的年味就是儿女的回家,孙子的绕膝。所有的浓淡都来自于一种心灵的愿望。年味,是一种精神的凝聚。

数字校报

 

最热文章